当前位置:首页>高等教育 > 农学

造“瓮”的“鳖”

发布者:zhanglaoshi   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21 10:33:21

作者:张金明来源:《传奇故事·百家讲坛》2010 年第 06 期

东汉末年的政治舞台上有两位一度张狂的人物,闹到最后,令人发笑的是,他们也不过是两只特殊的“鳖”而已。

其一是董卓。

当时,十常侍(张让为首的十个太监)弄得朝野十分不堪,秉执朝政的国舅爷何进采纳袁绍的馊主意,召集四方猛士入京,企图以外兵胁迫何太后下诏除掉十常侍。

馊主意造成的后果是:何进死于非命,十常侍被除掉,军阀董卓也乘机进了京城。

进了京城的董卓顿时就使京城乌烟瘴气,鬼哭狼嚎:逼大文化人蔡邕出来服务;改立刘协为帝:

鸠杀何太后,杀袁太傅,杀不听话的百官,并派部下“(吕)布发诸帝陵及公卿以下冢墓,收其珍宝”。

这厮竟鼻子一哼,威胁不从者:“我能族人!”

这厮牛气地喧嚣:“天下之事,岂不在我!我欲为之,谁敢不从!”

不过,张狂之后,这厮有多少“水儿”一下子暴露了出来:

(董卓)筑坞于郿,高厚皆七丈,积谷为三十年储,自云:“事成,雄据天下;不成,守此足以毕老。”

原来,这厮不是“骡子”不是“马”,更不是深层意义上的“人”,不过是一只“鳖”而已!

其“鳖”性于此展露无遗—别人捉拿的手还没伸过来,他就自家替自家造好一个准备躲藏的 “瓮”—“筑坞于郿,高厚皆七丈”,并愚蠢地自信“守此足以毕老”。

活脱脱一只王八。

“瓮中捉鳖”这事如发生,前提是需要的:首先有“鳖”;其次,有“瓮”。而且,这事其实主要说的不是鳖,而是人,是“鳖”性化的人。

无独有偶,这个时期的政坛还出现了另一只“鳖”:公孙瓒。

占领幽州,杀了刘虞之后,公孙瓒照样肆意了一番:不恤百姓,睚眦必报,“衣冠善士,名在其右者, 必以法害之,有材秀者,必抑困使在穷苦之地”。

阴暗、恶毒之后,公孙瓒能有多少“水儿”也同样自家暴露了出来:

推荐文章
最近更新
返回顶部